首页

美国前宁静官员:兜销“美中战争风险增添”很危险

iphone8官方图片 

  关于“中美战争风险是否在增添”这个问题,环环(ID:huanqiu-com)16日采访了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中美关系史研究会会长陶文钊。

  第一是美国这个守成大国与中国这个崛起大国之间存在的结构性压力;第二是来自第三方,即朝鲜的寻衅;第三是上任不满一年的总统更容易发动战争的所谓“过渡期征象”与美国总统在发动战争上拥有的权力,这两个制度上的放大器所施展的作用;第四是特朗普和金正恩这两个决议者的个性以及他们的决议历程。

  美国智库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央举行辩说会,再论美中战争的风险。

首都陌头爆炸、电视台被占领、总统住所四周传出枪声,津巴布韦怎么了?

 埃里森(左)与麦艾文(右) 埃里森(左)与麦艾文(右)

  现在担任欧亚团体亚洲事务执行主任的麦艾文表现,在谈论“修昔底德陷阱”时,也不要忘了“张伯伦陷阱”——即过早对一个崛起的大国做出妥协反而使它越发斗胆,变得更为强势,从而增添了战争的风险。

  陶文钊还援引习近平主席在谈到中美关系时曾多次说过的话“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称,中美在亚太的配合利益远大于分歧。“中美发作战争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他说。

  陶文钊以为,在美国真正相识中国是务的专家学者,都以为中美可以宁静共存、互惠互利。陶文钊说,中国的军队,是为了维护中国国家宁静利益和地域稳固宁静生长,而不是为了和美国接触。而中国军队生长的目的,不是为了把美国赶出西太平洋,也不是去挑战美国的霸权职位,更不是去推翻美国在国际事务上的主导职位。

  他说:

]article_adlist-->

  “美中之间发作战争的风险已往一年增添了,现在正在增添,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会上升。只管这不是说战争可能发作,更不是说战争一定发作。”

话放在这:针对中国的战略困绕哪怕扩大到月球、太阳系里,又奈我何?